宿主大人……”系统的声音弱弱响起美食甜点

你不准你这么说。谢婉雯面对一位手握重兵的年级大佬,鼓起勇气,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竟然听到这样的答复,郑北辰愣了愣,但是面上的笑容并未消减,为什么啊? 反问的语气,尤......

  “你……不准你这么说。”谢婉雯面对一位“手握重兵”的年级大佬,鼓起勇气,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竟然听到这样的答复,郑北辰愣了愣,但是面上的笑容并未消减,“……为什么啊?”

  反问的语气,尤其加上郑北辰其人自带的气势与威压,谢婉雯有点胆怯。其实,郑北辰面上的笑容,也不过是觉得这句话很好玩而已,没什么别的意思。可是,落在谢婉雯眼中,却有一种莫名讽刺和恐怖的味道……

  尽管,很有可能会触怒年级大佬。但是,谢婉雯扪心自问,自己对苏苏的爱更加强烈,便诚实而大胆地说出了内心里的真实想法,“你、你不是喜欢秋棠嘛!那你、你干嘛还这样说我们家苏苏……”

  郑北辰张张口,刚想说什么,他的系统就呜哇喊叫了起来:“宿主大人!求求您,现在千万不要坦白一切啊!您带着您的……小仙女出去玩就算了,现在还是不要告诉别人比较好啊!小说会被破坏的啊啊啊啊啊!”

  郑北辰本不打算理它,它却继续尖叫,“宿主大人,求求您了!写手现在真的为您安排好了,让您和姬苏大人在一起的契机!但真的不是现在哇哇哇——”

  “我、我系统君对天发誓,我刚才的那句话,绝对没有一丝丝在威胁您的意思!就、就是真心诚意地、打心底里,在为您和您的仙女大人考虑啊……”系统濒临崩溃地大叫着。就好像,如果它真身有腿的话,会立即给郑北辰跪下似的。

  “……”一阵炮轰似的软磨硬泡,直到最后一句话,郑北辰终于选择了沉默,美食甜点闭上嘴巴。

  谢婉雯则始终瞪着一双又怯又奇怪的眼睛,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面前这位大佬的面部表情变化。

  静了半天,郑北辰就说了一句话,“反正,我爱叫什么就叫什么。我找姬苏,姬苏在哪?”

  “……什么?”郑北辰面上的表情终于被打破,满满的惊讶,“晚自习还谈话?发生什么事了么?”脑海里,也迅速想到,这可能也是小说里的一个情节安排。

  郑北辰迅速地低头看一眼腕上的卡西欧手表,下课时间短,眼见就要上课了。他再次向谢婉雯确认,“所以,她现在在办公楼,是吧?”

  而她,却没有立即回到教室里。而是双手扒着门框,瞪着一双惊奇的眼睛,想了半天。却始终想不明白,郑北辰找她家苏苏到底有什么事。

  带着这样恐怖的想法,谢婉雯终于回到座位上,托着腮,巴巴地盯着自己的桌面看。

  桌面的正中间,一直放着她的新男主设定稿。目前,也就一个身材完美的轮廓而已,还有刚刚决定出来的身高设定。

  其实,郑北辰的身材也超完美的,和她画的差不多。其实……摸着良心说话,郑北辰他真的非常好看呀!就是时而不正常,比如堵秋棠的时候;时而又很正经迷人,比如在球场上认真打球的时候。谢婉雯蹙着眉,点着笔,认认真真地思索起来。

  谢婉雯越想越兴奋,立即动起了手里的笔杆子。手指灵巧,运笔自如,在草稿纸上“刷刷刷”地忙碌起来。准备一会儿的时候,给回来的姬苏一个惊喜。

  办公楼里值班的老师不多,有的走廊路段,甚至连灯都没有开。于是,就黑漆漆的一片。

  姬苏没有手机,心里也有点害怕,就一点点地摸索着。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班主任的办公室。

  推门而入,里面也就亮着一盏灯,只有班主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茶看剧而已。

  察觉到姬苏来了,班主任立即按下了“暂停”键,关上电脑的显示屏,将椅子转朝姬苏来。

  姬苏谨记着谢婉雯的建议,但又不能让女配太怂,就很大方地站在班主任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等待着接受一场洗礼。

  班主任始终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脑椅上,微微仰头盯着她。镜片偶尔会反光,就像漫画书里很厉害的老师角色一样,显得刻薄而严厉。

  姬苏看得有些心虚,可她确实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算是被扣锅、撕了卷子什么的,那个栽赃陷害她的人,具体做了什么,她也不知道啊。

  于是,班主任缓缓从办公桌边的一摞文件中,抽出一张破破烂烂的答题纸来。那七零八落的样子,以至于她抽出来的时候,尽管小心翼翼,依旧差点把它扯得更烂。

  班主任于是摆弄着那张破卷子,看着她平静的样子,似乎依旧不想招认,就解释给她听:“批改的卷子,都放在老师的办公室里。但是,不知道谁趁着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进了办公室,把秋棠的卷子给撕成这样。本来,这也是一件没法解决的事。谁知道,我就在办公司门口捡到了那个东西,那不是你的吗?”

  “……”姬苏明白了,点点头,那的确是她的东西。但是,这件事却真不是她做的。

  不过,既然是书中的情节,她这样一个角色,应该先顺从老师、之后再暗中报复;还是直接不认,公然抵抗呢?心里又纠结起来。

  意识中,系统给了她答案,“宿主,您的角色性格,您不能认。但这件事确实查不出来,所以,您的恨意……之后会转到秋棠身上。”

  都被陆明源拒绝了,怎么这个女配和女主的过节还没完?不是说好,什么要从良、好好学习,把小说变成励志结尾的吗?

  “不是我。”姬苏十分笃定地说道,“在办公室门口丢口红,这种想把事情推脱给我的伎俩,未免也太弱智了吧。”

  姬苏也想过了,就算这个女配再蠢,涉及到自己清白的事,眼前一条条线清清楚楚,肯定也能想明白。

  “老师,怎么会那么巧。还有,那口红很贵的,我怎么会不仅随地乱丢,还正好丢在这里。”

  姬苏胆子不大,说起这么一番话,带了些小颤音。如果郑北辰在场,肯定又要说她“可爱死了”,让她又一阵气郁。

  不过,这样的声音,在班主任眼里,却不过是稚嫩而缺乏底气的表现。姬苏缓慢而认真地说着,最终得出自己的结论:“所以,肯定是有人偷了我的口红,做了这件事。老师,为什么不查查监控呢?”

  班主任思索的模样,到姬苏后半句时,忽然变成了看戏似的饶有趣味,“查监控?”

  “你没开玩笑吧?不是我不想相信你,你这说辞到这就更离谱了。”班主任推推眼镜,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我开学开班会的时候,就特别叮嘱过了。学校所有的监控过段时间都要重新安装,现在无法正常运行,让大家保管好各自物品。我记得,你当时没睡觉呀。”

  “不好意思啊,宿主大人……”系统的声音弱弱响起,“您反驳、生气,但是这件事确实不能被查出来。因为,您还要把这个怒火转移到女主身上呢……”

  看姬苏这副模样,班主任幽幽地叹了口气,似乎是对于一名不愿承认错误的学生感到无可奈何的表现。

  “说实话,姬苏。”班主任苦口婆心道,“每个学生的出身不一样,家境不一样,所以选择的道路也不一样。像你这样出身优越的学生,自己有自己的事做,我也不会逼迫你像大家一样,非得通过好好学习来找出路。可是,你在获得更大自由的同时,也不能去影响别的同学啊……”

  姬苏越听越郁闷,早把谢婉雯的叮嘱抛出九霄云外,坚定而小声地重复,“我没有。”

  姬苏不像谢婉雯,皮都已经磨硬实了。少经历过老师单独训话的少女,毕竟还带着一股坚持自我的执拗,不愿意轻易屈从。尤其是,她现在分明是被冤枉的。

  班主任见她坚持这样的态度,作为一名老师,有自己的威严,也有自己的特别方法——“如果,你真要这么坚持不可,我就只能打电话叫你家长过来,我们三人一起谈谈了。”

  讲实话,姬苏看见班主任拿手机翻通讯录的时候,心里很慌,甚至连嘴唇都有些微微颤抖。

  现在“招认”,还有机会制止班主任,这也正是班主任所期望的结果。妈妈很厉害,大概是唯一能管住她的人。而且,妈妈看她好像不顺意,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气焰,成天怼她,现在好不容易才有所改善……

  但是,此时心里更多的,则是委屈和倔强。所以,姬苏依旧选择沉默,什么也不肯说。

  就任由班主任找到了“姬苏妈妈”备注的联系人,看了一眼姬苏,明确了她的态度后,拨出了电话。

  手机通话的声音很大,以至于,站在一边的姬苏可以听得一清二楚。从“嘟——嘟——嘟——”的等待音,直到听到妈妈熟悉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喂,您好?”

  “姬苏妈妈好,我是姬苏的班主任……”电话接通,班主任于是将事情一五十五地说了。不过,当然,也都是在她视角里的情况。姬苏自己所说的,则只字不提。

  待班主任说完,一直在一旁默默看着的姬苏,忽然开口道,“老师,我也想和妈妈说一下。”

  “……”班主任仰起脸来,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了会儿,似乎不可置信她会这么做。但默了会儿,还是把手机递给她,“那好,你自己说说吧。”

  姬苏没什么表情,接过电话,把自己刚才对班主任的话,大体复述了一遍。而电话那头,母亲一直没有说话,应该是在认真地听。

  讲实话,此时此刻,她心里也很忐忑。反正,该说的她都说完了,就干脆抱起听天由命的心态,垂着漂亮的眼睑,仔细地听着从班主任手机里传出的声音。

  还不等班主任说什么,母亲的声音就从电话中传来,“老师,我觉得苏苏说的有道理。且不管我女儿会不会到处乱扔口红,做事做得这么笨手笨脚。就算认定是她做的,没有监控录像,就凭这么一根口红,未免也太缺乏说服力了吧?”

  班主任哑口无言,母亲缓了口气,语气更重了些,“冤枉一个无辜的人,是以后很难再去弥补的过错。而且,我相信我女儿是个敢作敢当的人,请您再认真地、重新判断一下这件事吧。”

  “敢作敢当”?是指上次她扇了秋棠一巴掌的事吗……对于母亲的这番话,姬苏不知该悲该喜。

  不过,姬苏是真的发自内心,觉得很温暖。无论母亲是出于自己的面子,还是真的相信她,都让她第一次感受到,被一个人相信甚至偏袒,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如此以来,办公室里的气氛变得尴尬而诡异。班主任敷衍着答应了几句,和姬苏大眼瞪小眼,默了好长时间。

  办公楼大门处有一个大厅,挂着几块牌匾,譬如写着什么“学校者,文明进化之泉源也。”

  昏黄的灯光亮着,照在拖不干净的瓷砖地面上。巨大的玻璃门有些松动,被室外的风吹着,发出轻轻的响动。外面,是黑漆漆的天空,和被强烈照明灯照射着的、无人的操场。

  姬苏来的时候,还是下课时间,能看到些人。现在,四处都空空荡荡,环境显得有点阴森恐怖。

  经过一个拐角,姬苏忽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刚要惊恐地叫出声,却又撞进了一个软软的、温暖的、结实的……怀里。

  苏苏的系统:我宿主大人可棒啦,不仅长得好看,又苏又美又乖又善良,还特聪明~

  要不要抱走专栏呀?给你生一堆姬姓的可爱小女儿~(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自己都要笑趴)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上一篇:美食甜点作为睢县的“西大门” 下一篇:美食甜点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水果沙拉

鱼香茄子煲  下饭一流
开胃健脾:糖醋鲤鱼的做法介绍
中餐礼仪:你容易犯错的礼仪
如何用电饭煲制作沙茶牛腩饭
中国饮食-香菇炖鸡的做法
潮汕美食有什么-三大潮汕菜式推荐